发引下葬

发引下葬

伴宿的次日就要发引出殡,所以伴宿之日要在棚中贴出”明日某刻(以辰刻为多)准时发引”的条子和大杠经过的路程单。

发引之日的清晨,棚匠便来拆月台,撤灵幔,抽棚内横席,拢家伙座儿,院内顿呈一种凄凉景象。扫棺嵌棺完毕,鼓手进棚吹打,由孝子辞灵。

送殡来宾陆续来到,依旧向棺叩首行礼,却多半没有鼓手伴奏。北京有”空口不送殡”之说,所以来宾必须早餐。除大富之家预备酒肴整席外,普通只是四冷荤下酒,喝切面铺所做的”柳叶汤”。在来宾喝汤的时候,杠夫在”响尺”率领下进棚给棺木”拴活绳”。

打响尺的是杠夫头儿,小杠单尺,大杠双尺,声音清脆,足压烦嚣。北京抬杠所拴绳扣全是活扣,一扯便开,所以称活绳,但绝没有半道开扣的。届时门外安放小杠,巷外大街安放大杠,中等以下人家有只是一份杠的。杠的种类:皇杠为一百二十名杠夫,以下有六十四人大杠,四十八人大杠,三十二人大杠,二十四人、十六人、八人以至四人、二人的穿心杠等。三十二人以上大杠,出堂时都另有小杠,谓之”小请”,出门口抬至大街换大杠。

北京讲究换杠不露棺木,只凭棺罩衔接,在响尺蹦脆、人行声中即神速换过,显示杠夫手段,确是北京一绝。三十二人以上的大杠,都有棺罩。二十四人杠有棺罩的谓之”扣吉了”,没棺罩的叫”大亮盘”,十六人的叫”小抬着”,八个人的叫”一提搂”。大杠和小请的比例数是:六十四人大杠小请是四十八或三十二,四十八人大杠小请是二十四,三十二人大杠小请是十六。

扣吉了虽有棺罩但多半没有小请,小请也是十六人以上才有棺罩。大杠杠夫讲究”剃头穿靴”,由丧家另加剃头钱。大杠杠夫有”大换拨”,即四十八人杠另有四十八人跟随,轮流接替担抬。还有”小换拨”,即由”四角跟夫”换一角,如四十八人杠小换拨有十二个人跟随,换一角轮抬。换下的杠夫,分在杠的四角,有肩”拨子”的,有拉”幌旗绳”的,余下跟随。

丧仪的”执事”(即仪仗)也有满汉之分,最少的是影伞小轿十七人,讲究的是”三半堂”、”五半堂”。三半堂是对旗、对坐伞、对扇、金瓜、钺斧、朝天镫,执、掌、权、衡金槊,外加官衔牌。五半堂由此递加。普通汉执事为旗锣伞扇、引魂轿、雪柳、闹丧鼓(即丧鼓锣鼓)、清音等件。满执事不只专为满洲人用,凡满蒙汉二十四旗皆可用。首为”坐□”(俗称门两面)、八根曲律(小型旗,满音曲拉,即以前八旗中参佐所用小旗)。门□曲律以旗色为别,正色黄、白、红、蓝四旗,镶色亦有四旗(黄白篮三色镶红边,红色旗子镶白边)。旗旄红缨为汉军,黑缨为满蒙,又以旗旄旁所系红布荷包、枕头、圆饼分满蒙汉。满蒙旗分,如有封爵,可在执事中加鹰、狗、骆驼和架鹰、牵狗、拉骆驼的人。全戴秋帽,穿锦袍,系带,以示不忘先民游牧之风。在杠前另有”小拿儿”八人以上,各执古玩、衣帽,表示侍童,并且口中呼”歪–歪–“之声助哀。

大族世家,除在杠前后另备前拥后护执”阿虎枪”外,再有鲜松枝所制的亭、狮、鹤、鹿,以及灵人冥器和近年纸汽车、马车、人力车、开路鬼等。崇爵显宦在官衔牌外,还有”铭旌”在执事前行走。执事多的,有金棺才出门,执事已排出三四里地的。届时发引,鼓手乐队以及送殡僧众奏乐,由丧家跪视起棺,哭送门外。

北京杠夫技术特高,无论棺木如何重大,在丧家监视下,不许丝毫倾侧,所以出门极难,全看响尺尺响指挥设法出门。金棺出门,安于小杠之上,撤活绳,扣罩完毕,知会丧家”请盆”。汉礼在杠前设”吉祥盆”,为瓦质小浅盆,涂满蓝白色,下衬以蓝纸糊成书形的砖。

丧家跪在盆前,一手执”引魂幡”,一手摔盆,盆响举哀,哀乐齐鸣,杠夫起杠,打响尺的喊”加钱”。汉礼最重视加钱,由亡人近人赏钱给杠夫,响尺一一喊出数目。如遇”茶桌”,也逐一递喊加钱,响尺高声喊:”四角的跟夫!本家某某人赏钱某某吊”,至茶桌则喊本家老爷赏钱多少。响尺喊到”夫”字,众杠夫和一”歪”字(其实是”喂”),喊到”吊”字,和一”吊”字。加钱分”实加”、”虚加”和”扣加”。实加是喊到多少,本家即赏多少,落杠时如数算给。虚加是只喊不加,扣加是预先讲明喊的数大,实际不给那么多。

不过真正有派头的人家,或路祭棚多的名门多半只肃静地走杠,不喊加钱。满礼有的没幡没盆,只奠完酒便举哀起杠。上大杠时,丧家仍跪迎杠前。世家除丧家行路要有白幔帷外,并由杠前拴两条长白布,由门生故吏亲友牵引,谓之”执绋”。

汉礼是由长子打幡,次子抱灵牌,长媳抱罐,孝男步行前引,孝妇坐车后送。亡人家中媳女乘坐白围车,孙媳坐白车,上插石榴花,远族亲友妇女乘青围车,另有帐房车等。

杠前点缀品有提烧纸篮火柴前行的,遇路口即焚烧,另有”撒纸钱”的,以扔得高、散得广为拿手。北京著名的”一撮毛”(名全福),不但以撒纸钱起家,而且传授门徒。大杠行至相当路口即须”拦驾”,辞谢宾朋。交情较浅的亲友,便可在此告辞,如至城门仍不回车,便须送到茔地。

殡杠出城以后即应另换小杠,谓之”打拉儿”,如本系小杠,即由高抬改为矮抬,以便于行路。杠到茔地,撤杠登坑。由看风水的”堪舆家”用罗盘找好山向,在坑上顺放大杠木两条,以活绳系棺,缓缓落实,抖绳完事,专等吉时掩土。

找山向是杠夫最怕的,一时找不好山向,杠夫就不能上坑。等吉时并没有一定,大半是找妥山向就掩土。掩土由亡人长男撒头锹土,然后茔地上的人铁锹齐下,登时填满。丧家在痛哭以后跪请戚友中穿浮孝的脱孝,丧家的人该上头的,该背带的也陆续办完一同进城。

随丧主回家的人,到大门口全要在水盆中磨一下菜刀,然后进门。也有在门前焚柴草的,取越草避外鬼的意思。无论磨刀越草,都由看家人给冰糖一块,含入口中。

凡一同回到丧家的,不过”暖坟”(即”圆坟”)不能走。葬后三日凌晨,由丧家一人到茔地”圆坟”,用一个火烧夹木耳埋在坟头内,表示”叫墓门”的意思。

死后三十五天,谓之”五七”,由亡人的生女糊纸伞焚烧,”功服”之丧的由这天脱白孝。

六十天烧船桥,金桥、银桥、法船各一只,船桥上灵人的颈项例挂火烧一枚,富家还要延僧道念经。

“期服”之丧的这天脱白孝。

百日为孝子脱白孝之日,应设祭焚楮锭,也有念经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